男人的天堂?佛教盛行的泰国,为什么色情业会如此繁荣

浏览:3726   发布时间: 09月03日

世俗的欲望不仅有,而且很大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泰国一直是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只不过每个人去泰国旅游的目的各不相同。

有些人想要领略东南亚的热带风情;有些人是为了欣赏形形色色的寺庙建筑;还有很多人,则是冲着另外一些别具特色的服务项目,才兴冲冲地大老远跑到了泰国。

对于很多人来说,沙滩可以不去,寺庙可以不参观,但是表演秀那是必须要去的,毕竟这才是旅途的精髓。

而且虽然都是表演秀,但普通的歌舞表演跟重口味的“成人秀”比起来,简直可以称得上绿色环保无公害,以至于很多怀着猎奇心买票的国人,在毫无防备进去之后,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

当然,如果你是跟父母一起来旅游的,还是尽量不要去这种少儿不宜的场所,因为会严重影响家庭和谐。

说实话,作为一个佛教盛行的国家,泰国的色情业实在不该这么有名,但它偏偏就是这么出名。根据统计,在80年代初前往泰国的200万游客中,约有60%是为了泰国便宜的性交易而来;1986年的泰国游客中,73%是单身男性,3年后这个比例上升到了89%,其中超过七成到泰国都是为了买春……

虽然大家都知道泰国的色情业非常发达,但是泰国色情业的真正规模还是超过大部分人的想象。

2018年,曼谷著名娱乐场所“维多利亚的秘密”桑拿大浴场被清查,泰国媒体Sanook引用了朱维特·卡莫韦斯特2008年的一篇论文——《非正式业务:泰国社会性服务案例研究》。在论文中,朱维特·卡莫韦斯特估算,2007年泰国色情业的产值约为1630亿泰铢(50亿美元),是当年泰国GDP的2%。

需要说明一下,这位朱维特·卡莫韦斯特可不是一般的研究者,而是一位真正的大佬。他曾经是泰国最大按摩院的老板,被称为“浴缸大亨”,并在2005年当选众议院议员,然后在第二年就被国会开除,并多次参与选举曼谷省长,可谓是商业、政界、学术三管齐下,黑白两道风生水起,个人风格相当不羁。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明确表示,“不要叫我皮条客,要叫我超级皮条客。”

虽然朱维特·卡莫韦斯特拥有丰富的一线经验,并得出了2%这个数字,不过他还是太过保守。

根据泰国非盈利组织EMPOWER的估计,性工作者创造的价值占据泰国GDP总量的4%到10%之间,而其他组织的估算最高的甚至达到了GDP的14%——无论如何,色情产业对泰国来说,都算得上真正的支柱产业。

至于从事色情业的人数,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

1992年,泰国卫生部调查显示,泰国一共有76863名性工作者,这个数字在1996年减少到64886,很显然,这个调查没有什么参考性。

朱维特·卡莫韦斯特在论文中提到泰国当时有超过22万性工作者,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一项调查显示,单是因为疫情期间关闭夜间娱乐场所,就导致超过20万性工作者失业,而从事色情业的总人数,恐怕要远高于这个数字,各方面的估算在15万到280万之间剧烈浮动,因为这些人不会去登记自己的工作信息。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泰国的色情业会这么发达?

先说一下泰国的佛教影响。

对于一个超过90%的人信奉佛教的国家来说,泰国色情业的发达就显得更加诡异了,但是,泰国的佛教跟很多中国人熟悉的佛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在《西游记》中观世音菩萨化作和尚指引玄奘求取大乘佛法的情节:

这菩萨近前来,拍着宝台厉声高叫道:“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玄奘闻言,心中大喜,翻身跳下台来,对菩萨起手道:“老师父,弟子失瞻,多罪。见前的盖众僧人,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菩萨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和中国不同,泰国的佛教受小乘佛教的影响很大。

公元前3世纪佛教从印度传入泰国,大乘佛教在泰国北部和中部开始传播。到12世纪,小乘佛教(泰国称为上座部佛教)由缅甸和斯里兰卡先后传入泰国。统治者开始极力推行经过改造的小乘佛教,小乘佛教逐渐在泰国成为主流。

当然,现在大乘小乘的称呼已经废弃。

总之,虽然都是佛教,但泰国的佛教跟中国的佛教多有不同。

泰国的佛教又分为大宗派和法宗派。法宗派主张出世修持、严守戒律,主要信众为以国王为首的王公贵族和传统政治、社会精英,长期统治泰国僧伽组织。而大宗派寺庙、僧侣、信徒众多,受到泰国广大中下层民众的拥护。作为“草根佛教”,大宗派持戒宽松,注重禅修。

而且受佛教影响,泰国的女性地位也比男性要低的多,女性被鼓励为和尚提供食物和衣服来积累功德,这样她们下辈子就有机会投胎成男人。而只要性工作者是为了家庭生计或者捐助寺庙,那么卖淫行为就不是那么可耻。

至于泰国僧侣的丑闻,更是层出不穷。

泰国佛教与色情业之间的关系,显得相当复杂甚至微妙,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泰国的佛教显然不能阻止泰国人民积极投身色情业。

不仅如此,泰国曾经长期实行一夫多妻制,一个好的衡量男性地位的标准是妻子、情妇、妾等。时至今日,情妇和小老婆仍然会增加一个男性的社会地位。对于那些没什么资产的男人来说,妓女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

在《用后即弃的人:全球经济中的新奴隶制》中,作者凯文·贝尔斯描述了泰国男人逛妓院的风气有多么盛行:“80%——87%的泰国男人与妓女发生过性关系。高达90%的人表示,他们的第一次性经历是与妓女发生的。其他地方的报道说,有10%——40%的已婚男性在最近12个月里购买过商业性服务,单身男性的数据上升至50%。”

这样的行为简直成了泰国男人的重要社交活动,95%的男性是同朋友们一起去妓院的,“如果认为数百万的泰国男人偷偷摸摸地独自一人去挤满了妓院的黑暗街道,那将大错特错:商业的性服务是一个社会事件,是在外与朋友们欢度良宵的重要部分。”

▲“去妓院或者按摩店,跟悲伤和内疚的人去教堂一样”

而对于泰国的女人来说,丈夫去找妓女总要好过去搞婚外情,“当丈夫使用妓女,他会被视为在完成一个男性的角色,但当他有小老婆或情妇时,他的妻子会被认为是失败的。”

说到底,“女性在泰国像物一样,标识着男性地位和特权的游戏。”

如果有的选,恐怕没有人想要去从事色情行业,而对于很多泰国的色情从业者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没得选。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过去的30年中,泰国经历了18届内阁政府,并由14位总理制定国家发展方向,泰国的GDP增长率变化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不仅如此,泰国还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瑞士信贷公司2018年的推算显示,泰国最富有的1%人群拥有的财富占到全国总体的约67%,50%最贫困的泰国人仅拥有该国1.7%的财富,而70%人口只控制着5%全国财富而已。

对于底层的性工作者来说,每晚的收入最高可达5000泰铢(合150美元),几乎是泰国每日最低工资的20倍。

当然,想靠这个翻身是不可能的,因为拿大头的是妓院和皮条客,而很多女性更是被强迫卖淫。

▲《用后即弃的人》中一家妓院的明细,但利润不会到性工作者手中

计算方式:20个妓女工作30天,每天14个客人,每个客人125泰铢

古龙在小说中说,卖淫和杀人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不管这句话有没有道理,色情业确实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蓬勃发展,但少有能发展到泰国色情业这种程度的。

这次中,泰国政府可以说难辞其咎。

尽管泰国的色情业历史悠久,并且有各种社会和文化因素推波助澜,但如果政府管控得当,是不可能发展到这样的规模的。

实际上,泰国早在1960年就通过了《反性交易法》,将嫖妓列为非法行为,从那以后,性交易在泰国一直是非法的。而从实际结果来看,性交易不仅没有被控制,反而更加蓬勃地发展壮大。

就是在这个时候,美国人来了,泰国色情业的发展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起飞窗口。

很多人都知道,泰国非常擅长在大国之间斡旋,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越战时期,泰国利用自己的地理位置,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的空军基地与补给基地。

当然,这还远远算不上服务周到。1965年,泰国跟美国签订了一项协议,同意驻扎在越南的美国士兵可以利用休假来泰国放松娱乐。在1966年,一共有33000名美国士兵到泰国休闲娱乐,1968年到1969年两年间,每年平均有70000名美国士兵前往泰国,总消费在1600万美元左右。

为了满足这些美国士兵的需求,大量泰国年轻女性前往美国空军基地或大城市附近的娱乐场所工作。根据统计,在1950年代只有2万名女性从事性产业,而在1964年美国士兵开始大量进入泰国后,这一行的女性人数激增到17万,其他娱乐场所提供特殊服务的女性达到了42万。

美国士兵在哪里驻军,就把自己的“优良传统”带到哪里。

甚至,泰国曼谷色情产业的心脏地带拍蓬街(Patpong)里面,第一家go-go酒吧就是美国士兵在1969年开设的。

可以说,美国士兵为泰国现代色情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夜色下的拍蓬街

而因为缺乏监管,泰国关于禁止色情业的法律从来没有被严格执行过,警察在收到保护费之后通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经营这些场所的通常是当地有势力的人,更增加了管理的难度。

在70年代泰国境内的美军基地陆续关闭后,为弥补损失,泰国政府随后指望旅游业和性产业成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1980年副总理鼓励地方长官建立更多性娱乐场所,从而带动本省旅游业:“在接下来的两年,我们需要钱。因此,我希望所有地方领导考虑一下本省的自然风光,同时考虑下多样的娱乐设施,哪怕是你想起来难以接受或不太体面的形式,因为我们必须考虑到它所能创造的工作机会。”

泰国政府究竟对色情业态度如何,可见一斑。

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泰国的色情业在整个社会的默许下,半推半就成为了龙头产业,代价则是泰国的底层女性。

而那些想要来一场猎艳之旅的游客,要说他们对泰国性从业者的遭遇一无所知,肯定没有说服力,毕竟一家荷兰的旅行社直接在宣传册上非常直白地表示:

这些性爱世界的女孩多数来自这个国家贫穷的东北部,或是来自曼谷的贫民窟。对于贫困家庭来说,让长得好看的女儿进入妓院挣钱已经成了惯例。……在这里,你可以体验到带走一个女孩像买包烟一样简单……小奴隶们带给你真正的泰式温柔。

不如说,对于他们而言这正是最大的卖点——嫖客们获得了廉价的温柔,女孩们懂得了生活的残酷,多么公平的买卖。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来源:军武次位面

编辑:阿荷

主营产品:行车记录仪/行驶记录仪